圣诞企鹅防御炸弹
自治區人大 | 自治區政府 | 自治區政協

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礙——認清十四世達賴反動本質系列評論之四

來源: 西藏日報 作者: 時間: 2019-03-11

  民主改革60年來,各族人民沐浴著黨的陽光,人權得到充分保障,宗教信仰充分自由,正常的宗教活動依法進行,呈現出宗教和睦、佛事和順、寺廟和諧的良好局面。然而,燦爛的藍天上也會出現烏云,十四世達賴為了達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打著宗教的旗號,完全背叛了歷世達賴喇嘛愛國愛教的優良傳統,擾亂了自宗喀巴宗教改革以來建立的良好宗教秩序,出現了“寺”不像寺、“僧”不像僧等種種亂象。猖狂從事分裂祖國的活動,玷污了達賴喇嘛的封號,玷污了藏傳佛教。大量事實表明,他是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礙。

  十四世達賴的階級本質,決定其必然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眾所周知,十四世達賴是舊西藏最大的農奴主,集政教大權于一身,他的立場完全站在三大領主一邊,他的感情完全向著三大領主,他的思想完全美化三大領主賴以存在的封建農奴制度,他的所作所為完全維護三大領主的階級利益。舊西藏百業凋零、民不聊生、社會處于崩潰的邊緣,都是十四世達賴最落后最殘酷最黑暗最野蠻統治的結果。為了保住三大領主的天堂,他不惜發動武裝叛亂,使無數的生靈慘遭涂炭。叛逃國外后,他仍然是封建農奴主階級殘余復辟勢力的總代表,他是反動的非法的“流亡政府”的最大頭目,一天也沒有放棄過重溫封建農奴制度的迷夢,是復辟封建農奴制度的罪魁禍首。

  在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下,藏傳佛教是維護封建農奴主階級利益的得力工具。十四世達賴及其統治集團,利用宗教對農奴階級進行精神麻醉,極力強化因果報應論,大肆渲染農奴遭受剝削壓迫的原因是前世的孽緣,要想來世幸福,只有逆來順受,這樣才能積德,才能有進入天堂的機會。他們利用宗教對農奴進行精神恐嚇,如果反抗三大領主的統治,就罪孽深重,將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遠不得超脫。由此可見,宗教是維護農奴主階級統治的精神支柱。政教合一的制度,已經在1959年偉大的民主改革中徹底廢除,十四世達賴維護封建農奴制的精神支柱轟然坍塌。藏傳佛教的秩序越正常、越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群眾的宗教信仰越自由,他復辟封建農奴制度的迷夢就越渺茫。千方百計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是十四世達賴反動的階級本質決定的。

  十四世達賴的政治本質,決定其必然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他的政治本質就是圖謀“西藏獨立”,妄圖復辟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為了追求政治目的,他公然違背藏傳佛教的教義教規。佛教戒律規定,自殺與教人自殺,皆屬大惡,可十四世達賴卻漠視生命,教唆、蠱惑普通信眾自焚;戒妄語是佛教四條根本戒律之一,十四世達賴卻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在國際上大肆兜售“西藏沒有人權”等謬論;慈悲為懷、普度眾生是藏傳佛教的根本教義,十四世達賴卻帶頭策劃實施多起騷亂暴力事件,犯下了諸多涂炭生靈的罪惡。他的種種行徑印證了“穿袈裟的不一定都是喇嘛,拿佛珠的不一定都行善”的諺語。

  為了達到政治目的,十四世達賴公然踐踏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歷史上的時輪大法會一般一年不超過一次,而十四世達賴為了多露臉,縮短法會時間,簡化內容,把時輪金剛灌頂大法會變為一年舉行多達四次的“政治秀場”。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嚴格的歷史定制和完整的宗教儀軌,已經成為活佛轉世必須遵循的共同規則。十四世達賴從未停止對活佛轉世的干擾和破壞,1989年擅自在印度宣布所謂的班禪靈童,將佛門盛事搞成政治鬧劇。近年來,又炮制“蜜蜂轉世”“女性轉世”“在生轉世”種種荒唐行徑。

  為了實現政治目的,十四世達賴肆意擾亂破壞正常宗教活動。他煽動制造騷亂事件,致使一年一度的拉薩傳召大法會被迫中斷;他煽動引誘境內僧尼出境,進行“政治洗腦”后潛回境內搞破壞;他嚴重干擾僧人學經活動,阻礙學經和晉升學位;他以俱力護法神損害他的“政教大業”“健康”為由,瘋狂打擊“杰欽修丹護法神”信眾,挑起信眾之間沖突。事實充分證明,十四世達賴為實現分裂祖國的政治圖謀,必然阻撓破壞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

  十四世達賴的分裂手法,決定其必然阻撓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教為政用是其重要的分裂伎倆。自詡為釋迦比丘的達賴,將“宗教搭臺,政治唱戲”玩弄于股掌之間。憑著“宗教領袖”的身份,他在全球到處結交各路“政治家”和“支持者”,聚集各種勢力對抗自己的祖國。他以講經弘法之名,美化封建農奴制度,抹黑社會主義新西藏的形象,兜售“西藏獨立”的陳詞濫調。

  把寺廟作為區內分裂的據點。他叫囂“控制一個活佛,就等于控制一個寺廟,就等于控制了一個地區”,企圖把寺廟當成分裂祖國活動的基地,煽動少數不明真相的僧人充當分裂活動的急先鋒。千方百計插手活佛轉世,僅上世紀八十年代到1994年,他就先后對境內寺廟“認定”了215個活佛,不斷在境內培植分裂代理人。

  利用歷世達賴的威望欺騙信眾。達賴喇嘛作為格魯派大活佛,在信眾中有很大的影響力。十四世達賴非常清楚,他之所以能夠蠱惑煽動人,完全是宗教的因素在起作用,完全是歷世達賴的威望給他帶來的“福利”。他把達賴喇嘛的名號和僧俗信眾對達賴喇嘛名號的認同,當作達到其不可告人目的的“招牌”,隨心所欲地玷污和褻瀆達賴喇嘛世系的優良傳統。

  十四世達賴把藏傳佛教作為復辟封建農奴制度的精神支柱和得力工具,教義他可以違背,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他可以踐踏,正常的宗教秩序他可以任意干擾破壞,他是不折不扣的藏傳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礙。在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的光輝時刻,我們一定要擦亮眼睛,認清十四世達賴政治喇嘛的反動本質,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把信教和不信教的群眾團結起來,凝聚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磅礴力量,向著更加美好的未來闊步前進。

版權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辦公廳

備案號: 藏ICP備11000106號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062號

圣诞企鹅防御炸弹 电玩城龙机下载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黑彩 一千元倍投方案 神算子三码中特论坛 10个码二中二多少组 羽毛球即时比分直播 pt游戏交易平台 手机上炸金花技巧规律 万人炸金花官方下载 时时彩免费软件 出黑藏分怎么出款 澳门二十一点要牌技巧 重庆时时彩的套路